佛法說明宇宙真理,並依其「顯而易見」至「晦澀難明」程度不同,而區分成:顯現分、隱蔽分,以及極隱蔽分三類。
所謂「顯現分」,亦即顯而易見,透過五官的觀察,非常容易了解的道理。
所謂「隱蔽分」,指的是無法透過五官觀察了解,卻可透過推理而得的道理。
所謂「極隱蔽分」,則是不但不能透過五官,也無法透過推理來了解的道理。
而所謂的因果道理便是屬於「極隱蔽分」的道理。
這也就是很多人無法相信有前世今生的原因。
因此,透過多多閱讀因果故事,對於我們更進一步體會了解因果道理,會很有幫助。



以下繼續連載《坐花誌果》這本因果故事集中的〈何孝子〉一文。


後來有一天,某甲獨自到郊外走走,來到一小鎮時,突然下起大雨,於是躲到一間米店的騎樓下。天將晚時,米店舂米的工人都下班了,唯獨有一少年還在工作。
某甲覺得奇怪,於是詢問之。少年一邊舂米一邊回答說:「家有老母,一定要吃肉才能飽。我早一點上工,晚一點下工,多賺點錢,這樣可以奉養我的母親。」
某甲問其姓氏,少年答曰:「姓何」。
於是某甲心裡想著:「或許他便是何孝子。」於是想進一步看看何事奉母親的狀況,便託言下雨天而且回家路途遙遠,希望借宿一晚。
何答應了。某甲拿出五兩銀子,請何幫他置備晚餐。
何驚訝的說:「一頓晚餐何需這麼多錢?」
某甲曰:「多餘的錢可以買給您的母親用。」
何曰:「不可!我努力的事奉母親,心安理得;像這樣無功受祿,在道理上是行不通的。」
某甲硬塞錢給他,何只取一兩,為某甲置辦酒席。

某甲跟著何一起回家,發現何的家只有兩間房,裡面那間是他母親所住,外面這間則是何與其妻子所住,外面這間房還有一半做為廚房用,雖然潮濕狹小,但是卻頗為整潔。
何先向其母親報告有客人借宿,其母便喚其婦烹茶待客。
何一會兒出來,告知沒有多餘房間,已令妻子今晚入內與母親一起睡,要委屈某甲與自己同睡一張床。
何與某甲坐定後,何又去拿茶,接著準備了一壺酒、一碟小菜。
何告訴某甲:「恕我不能陪您。」於是何急忙忙地走進裡屋。
某甲在門縫向內偷看,見內屋桌上有兩個盤子,以及刀子、湯匙各一。何與其妻一起扶著母親坐好,母親吃飯,夫婦倆很和悅地在兩旁服侍她吃肉。
母親吃飽了,其婦收拾,何則侍奉母親盥洗。之後,夫婦倆才吃飯,桌上只有黃菜少許。某甲大為嘆服。
沒多久,何來到前房,見某甲已經吃完,於是拿出茶來招待,並且告訴某甲:「您遠行辛苦,請先早些就寢,不要等我。」某甲點頭答應。
但見何復入內屋,靠著母親坐著,跟母親談些街坊的事情,其母很高興,沒多久想睡了,無論幫母親安置枕頭、打點睡席等等,何都親力親為,而他的太太站在旁邊服侍著,也沒有一絲倦容。
何母既睡,何又在母親旁邊按摩搥背,一直到聽到母親呼聲,才輕輕的離開。

某甲一方面十分嘉許何孝子的誠孝,另一方面也體會到神明所言之不謬。等何孝子來到前屋,便詢問他父親往生多久了?是否已入土?
何孝子哭泣地告知其父已歿四載,尚無力卜葬入土,仍浮寄於社廟。說罷痛哭流涕。
於是某甲安慰他說:沒關係,我現在住其家的蕭先生,有一片吉壤,應當送給你,另外我再幫助你安葬的費用。
何孝子驚訝的說:我跟你素昧平生,怎麼能受如此高惠?而且那塊地既是他人的,即使您可憐我,恐怕也難以說服對方轉讓。
某甲說:不必擔憂,我知道蕭先生一向慷慨好施,喜歡成人之美,如果他一旦聽聞您的事跡,一定不會不應允的。三天後,麻煩你不要出門,我會帶蕭先生一起來找你。
何孝子哭泣地道謝說:如果真是這樣,終身不忘您的大德。

第二天天尚未明,某甲醒來,見何孝子已經起床。天大亮後,見何孝子拿著碗從外面回來,一問之下,原來其母想吃湯團,他四更天便入城,來回二十里路幫母親買湯團回來。某甲一聽,更加嘆服其孝心。


(明天待續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oodstockalbert 的頭像
woodstockalbert

燕林書報

woodstockalbe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