某甲既回,將此事告知蕭翁,
蕭翁高興地說:「這是神明的命令!既然已經找到其人,我怎敢吝惜不予?」
過了三天,便與某甲一起帶著地契前往何孝子處。
快到何孝子家,就聽到何孝子及其夫人的哭聲,大為驚訝。急忙入內詢問,原來某甲當日離開後,何母突然得了傳染病,醫藥罔效,竟然於第二天傍晚往生了。
何孝子見有客人來,以頭觸地而哭,蕭翁甚為憐惜,資助他棺殮的費用,並將地契給予何孝子。某甲並為何母擇日卜葬。
忙完了喪事,何孝子夫婦一起來到蕭翁家道謝,並且表示希望能做傭工以償還致贈土地的費用。
蕭翁說:「您是孝感動天,因此獲得神明護佑。我豈敢貪天之功?」
於是蕭翁便把先前所遇之事告之,並且說:「您是孝子,我巴不得跟您結為朋友,豈敢以您為傭?倒是我家房舍多,如果您不嫌棄,何不全家搬來居住,我一定不會虧待您們的。」
何孝子道謝好意,卻不敢接受。然而蕭翁一再邀請,於是何孝子才答應留在蕭家,並為其家掌管銀錢出入的工作。

過了一個多月後,蕭翁跟某甲說:「之前神明曾許諾我,如果為何孝子處理好其先人的喪葬事宜,會另外給我一吉地。現在應該是可以應驗的時候了,那麼你是不是可以開始幫我找尋?」
某甲說:「是的。我也並不是假冒風水師之名來混飯吃,如果不是您的事情尚未處理好,我又何故待在這裡不走呢?神明已經許諾過了,就一定會兌現。只是到目前為止,還沒有遇到滿意的吉地,希望您再等些日子。」
於是某甲便常常四處去尋龍訪穴,卻一直沒有找到。這樣找了一個多月,形神俱疲。有一天,經過何孝子先人那塊墳地,忽然看見數丈外隱隱約約之間有龍脈出現。於是向上追尋其源頭,果然發現此龍脈乃是與何孝子先人吉地同一源頭。
某甲審視再三,此地之貴雖稍遜於何孝子地,然而富仍可百萬。於是告知蕭翁買下其地,並為之擇日卜葬。
這件事完成之後,某甲便向蕭翁告辭。蕭翁以千金酬謝之,然而某甲推辭不受,並告之曰:「我之前已經向先生您說明過我並不是以勘輿之術謀生的。希望您將這筆錢留下來濟助貧困吧。」
蕭翁不得以,便為某甲設宴餞行。何孝子夫婦也趕來叩頭道謝。

某甲回去之後,便便連續通過科考而成為進士。蕭翁也從先人入葬後,家道日起,富甲一方。沒多久,他的兒子也以進士而入翰林館,最後官至藩司。而何孝子之孫何文安公,成為乙丑年的探花,官至禮部尚書,是一代理學名臣。何文安公之子紹基,又以乙未年解元,進而進士及第入翰林館,屢次擔任科考主考官。這兩家的富貴都歷久不衰呢!

【坐花主人曰】
孝為五常之首,所有行為的源頭。當何孝子在米店做工打雜時,並不是有什麼奇才異節能夠動人聽聞,但是天地就是護佑他,鬼神就是敬重他。何孝子最後終究是光大了門庭,遺澤於子孫。由此觀之,孝順這樣的德行,其感應是如此神奇而且快速啊。某甲則是一個重視義而遺棄利的人;蕭翁則是敦厚而樂善,他們也都能夠蒙受福澤啊。

(完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oodstockalbert 的頭像
woodstockalbert

燕林書報

woodstockalbe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