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是因感如是果,因果的道理,普為世人所知。
然而因果的現象卻似乎隱晦不明,於是往往有「好人沒好報」、「壞人安享天年」的慨嘆。
因果是極為隱晦而難以全盤洞悉的。
因而導致人們雖知其理,卻往往遇逆境時,將「如是因感如是果」的道理棄如蔽帚,只是一味的怨天尤人。

我自己也是這樣,因此希望透過研讀《坐花誌果》這部清朝咸豐年間汪道鼎先生收集的因果故事集,來加強自己的因果正見。
原書文體已是頗為白話,然而還是有些地方需做說明,
因此,我就將它以更白話的文體重新寫過,當做自己每天的修行功課。

《坐花誌果》 / 清 ‧汪道鼎
「蓮為藕花,藕為蓮本,
因賅果海,果徹因緣。」
(這段話,明確的意思我並不明瞭,希望明瞭的朋友惠賜意見)

【凡例】 (作者寫此書的一些聲明,還算明白易懂,故不另外翻譯)
‧是書專記三十年以來,耳聞目見有關懲勸之事。凡年代久遠,已見前賢記載者,概不濫登,以免雷同襲取之誚。
‧是書原期雅俗共鑑,婦孺皆知,故行文務取委曲詳明,不敢以簡潔為高,轉滋晦澀,亦不敢以新奇鬥異,致失本真。
‧後果前因,固貴現身而說法;隱惡揚善,尤為古訓所昭垂。是編凡有一善可書者,姓名籍貫,茍有可徵,不嫌其詳。惡事則
但書事蹟,不載姓名,俾孝子慈孫,不致廢書三嘆。
‧是編事皆徵實,不敢憑空結撰,蹈齊諧誌怪之轍。惟書中事蹟,出自友朋傳述者多,不無傳聞異事之患,設有互異處,仰祈
知者諒之。



【上卷】
◎壹、〈何孝子
「孝堪首善報非誣,否則何來偉丈夫?富貴兩家天派定,更忻術不負青烏。」

江西某甲,通曉堪輿風水之學,有一天遊歷於楚地,見一吉地,正在欣賞時,突然有兩個人經過。其中一人衣服華美;另一人卻手執羅盤,左右張看,並邊看邊說:這塊地風水不好。某甲心裡頭竊笑,便走向前去招呼。原來穿著華服的是城中一富家子;而執羅盤的則是風水師。風水師聽到某甲籍貫江西,便說:江西有許多有名的風水師,你一定也很高明囉!某甲故做謙虛,但也小露身手,讓手執羅盤這位風水師大為折服,告訴富家子,於是富家子邀某甲至其家中做客。某甲正打算跟富家子討論之前那塊風水寶地,但心裡頭作意:那塊風水寶地,不是有大福報的人,是不能承受的。作客既久,觀察到這富家人的行為並非積善之人,因此也就沒有把風水寶地的秘密透露出來。

後來這富家人的姻親蕭公,欲葬其親,於是某甲便前去應聘。蕭公是一位樂善好施的長者,於是某甲認為先前發現的那塊吉地可以告訴他。於是蕭公花了一筆錢買下那塊吉地,並且由某甲為其點穴開壙。過了一段時間,有一天,某甲告訴蕭公:這塊吉地非具有大德者不能承受,雖然您有德,但天意如何卻尚未可知,違背天意,必有大難。您何不夜宿該地,如果您命不該得此地,那麼夜宿時必有異徵。

當天晚上,蕭公便與其子同宿墳地,並以草席做圍幕。到了半夜,聽到一陣陣公堂大殿上皂隸的呵罵聲。從草席圍幕縫中窺看,見到衛兵儀隊前後擁護著一位騎馬的大人物。蕭公默念:大半夜,又是山野林間,怎麼會有顯貴之人經過呢?正疑惑間,隊伍已至墳前,騎馬的大人物呵責從人:這裡是何孝子的地,蕭某是何許人?竟敢想佔有此地,快快將之擒拿。蕭公驚懼,於是在墳地叩頭大聲說:我也是考慮到承擔不起這塊吉地,怕遭天譴,所以今晚有夜宿此地之舉,就是為了卜察看看。既然已蒙垂訓,我願意立即遷移此地。

騎馬的大人物說:念你是長輩,就原諒你吧!如果你能夠幫忙何孝子將其親葬此地,那麼我會給你另外一塊吉地。此墓穴要快快將其掩蔽,不要讓地氣洩了。話剛說完,大隊人馬轉眼間失去蹤影。天亮後,蕭公與其子回到家,將發生的事告訴某甲,將墓穴封住,並四處尋訪何孝子,然而並沒有人知道何孝子何許人也。

(明日待續)
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oodstockalbert 的頭像
woodstockalbert

燕林書報

woodstockalber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